長歌當哭

悲歌可以当泣,远望可以当归。
子博密码是五四青年节(日期!)

【全职/双花】和前任演对手戏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上)

《和前任演对手戏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喝得烂醉如泥的男配从酒吧里出来,把男主误认成自己的前女友,霸王硬上弓地把男主摁到巷口的墙上强吻。宁折不弯的男主拼命挣扎,终于引起了路过的女主的注意力,美救英雄。

“这剧本是写来整我的吧?”张佳乐把脸凑过去让化妆师补妆,不知第几次在心里哀嚎。不是因为剧本嘲讽他长得娘,而是因为演那个男配的孙哲平,特么就是他的前任!

张佳乐和孙哲平曾经有过一腿的事情没几个人知道。那时他们才刚刚出道,签在一个没什么名气新成立的小经纪公司下,组了一个组合,抱着吉他唱“我好穷可是我还是要去北方”。

谁也不记得当初是怎么喜欢上的,在一个小体育馆黑漆漆的后台莫名其妙地接了个吻,两人就算是搞上了。关于那个吻,张佳乐坚持是孙哲平觊觎他的美貌情不自禁下的产物,孙哲平则声称是张佳乐抓着他的手臂自己把脸凑过来的。

那个时候他们还没什么名气,走在街上牵手都不用担心被人爆出来。那个时候他们在演出走穴的中途偷偷接吻,在拼起来的两张单人床上做爱。那个时候他们什么都没有,却乐观地相信总有一天他们会拥有一切。

后来他们出名了,演出多了起来,顾虑也多了起来。他们台前台后都有镜头对着,再也找不到机会接吻;他们从两人间搬到了单人间,每天都累得半死没有力气更没有勇气去敲敲对方的门;他们不再是一无所有,却好像比一无所有时更加贫穷。

明明还是朝夕相处,张佳乐甚至连孙哲平什么时候手受伤了都不知道。

然后孙哲平消失了。张佳乐做完节目回来,给孙哲平带了笼包子,却发现他的房门开着,什么东西都没有了,一直凌乱的房间第一次整洁起来。

张佳乐很冷静地给公司打电话,自己吃完了已经凉掉的包子。

就这么断了。

化妆师给张佳乐补完妆,夸了夸他的皮肤。张佳乐顺嘴回夸过去,把化妆师逗得直笑。张佳乐站起来,呼了一口气。

酒吧的灯闪烁着,一个男人摇晃着从里面出来,一看就是喝多了。他站在酒吧门口四下张望,茫然的眼中忽然出现一个焦点,他快步朝那个焦点走过去。

张佳乐被孙哲平摁到墙壁上,不住挣扎。孙哲平叫着剧中角色前女友的名字,固定住张佳乐的手,一条腿伸到张佳乐的两腿间。张佳乐想要恪尽职守地出演一个笔直笔直的白莲花男主,却忍不住心猿意马起来。

他空窗太久,更何况对方是孙哲平。太熟悉的身体和气味,就算分开了这么久,张佳乐还是能清晰地在脑海中描绘出他在情欲中沉浮的脸。

这么磨蹭几下,张佳乐起了点反应,连忙侧过身子想避开孙哲平,同时在心里呼唤公主快来拯救你的王子不然王子就要和恶龙私奔啦!

孙哲平偏过头来,留给镜头一个后脑勺,身体和张佳乐贴得更近。张佳乐感觉到他也有点硬了。

孙哲平亲在张佳乐的耳垂上,灼热的气息刺得脖子和耳后一阵酥麻。张佳乐腿都软了,拼命提醒自己这个是前任天杀的前任这是在拍偶像剧不是在拍小电影才忍住没往孙哲平怀里倒。

“张佳乐。”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张佳乐好像听见孙哲平在他耳边低声说。

女主终于上场了,几句台词后女主推开孙哲平拽着张佳乐离开。按照剧本白莲花男主要圣母心泛滥地回头,张佳乐就看见孙哲平茫然无措地站在那里,想追又不敢追,可怜得让人心疼。

妈蛋,这家伙这几年去了哪里,他本职不是歌手吗?演得这么像干什么,搞得他好想留下来走过去陪他。

“cut!”导演喊到,“今天就拍到这里,大家辛苦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张佳乐吁了一口气。女主打了个招呼就走了,其他人都在忙忙碌碌地收拾东西,就他和孙哲平两个闲人站在中间大眼瞪小眼。

我现在是应该上去勾他脖子哥俩好地说哎呦好久不见你更帅了刚刚把你搞硬了真是不好意思还是应该装霸道总裁说你点的火你负责解决或者直接塞给他一张房卡今天晚上不见不散?

不管哪一个都好没有节操啊我到底在想什么!正常地过去打个招呼不就好了吗!张佳乐下定决心,眼神却不自觉地扫过孙哲平已经平复下来的裤裆,立马又怂了。

孙哲平的助理过来叫了他一声,孙哲平立马转身走了,连句再见都没给张佳乐留下。

张佳乐火一下子就上来了,助理见他脸色不对连忙上去扯住他一边手臂死命往下拖,才阻止了明天报纸娱乐版上出现“张佳乐片场当众脱鞋打人”的醒目标题。

tbc

评论(6)
热度(197)
©長歌當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