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歌當哭

悲歌可以当泣,远望可以当归。
子博密码是五四青年节(日期!)

【全职/叶蓝】《今天也想和男朋友分手》


《今天也想和男朋友分手》

“蓝啊,你在干什么呢?”

月黑风高,人影稀疏。蓝河脱了迷彩服外套,扎成包裹背在背上,里面鼓鼓囊囊装满了刚摘下来的梨。正当他背着包裹装备翻过果园的围栏时,叶修从天而降。

人赃俱获。

叶修这个人,一年以前是蓝河的学长兼男朋友。万万没想到,一年以后,叶修成了蓝河的男朋友兼教官。

虽然教官是男朋友,蓝河也没捞到什么好处。军姿照站正步照踢,还要被不要脸的男朋友借矫正姿势为由捏屁股拍腿地揩油。

男朋友除了训练时间都不见人影,来了营地这么多天蓝河连一个么么哒都没要到。好不容易干次坏事,神龙不见尾的叶修就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把他抓了个现行。

蓝河骑在围栏上,进退两难,背上...

【全职/蓝河中心向+叶蓝】步履不停 (1)

“爸,妈,我跟你们说个事儿。”许博远突然撂了筷子,特别正经地开口。

“咋啦,逃课去打游戏又被逮住了?”他妈显然没当个事,“老许,刚才那块肉是不是被你给吃了?这回你去找远仔的老师。”

许博远有点无奈:“妈,我都大学了,老师不管这事。”

“忘了。谁让你整天老往家里跑。 ”

许博远大学也考在本市,每到周末就回家,的确和高中时没什么不同。

他爸倒是看出点不对来:“说吧,又犯了什么事?”

“爸,我不想读书了。”许博远努力让自己的目光和他爸的相交而又不被对方眼中显而易见的情绪击倒,“我想去打游戏,专业的有工资的那种,已经跟人家俱乐部谈好了。”

这里许博远撒了个小谎。他是和俱乐部谈好了,人家也...

【全职/叶蓝】《公开处刑》

《公开处刑》

“真心话!包子你问!”

从方便面里拆出来的叉子柄直直地指向叶修,包子装模作样地思考了一会,问出了他的问题:“老大,你是怎么和嫂子认识的啊?”

坐在叶修旁边的许博远一下子挺起背来,如临大敌地盯着叶修。

叶修倒是悠哉悠哉:“他啊,给我发了十八个好友申请。”

是事实没错,但此时此刻从叶修嘴里说出来,求贤若渴一下子就变成了饥渴难耐。

“然后吧,我给你嫂子通过以后,他啊……”叶修突然学起了许博远的语调,

“你好,认识一下,我是蓝溪阁公会的蓝河,大号……”

许博远眼疾手快地捂住了叶修的嘴,不让他把剩下四个字说出来。

天娘咧,他当初是不知道君莫笑的真实身份,才会说出这番有装逼...

笑得像两个四岁的孩子

我流草稿大天狗,简称我草狗(不要打我)

最近在补我英

为幼驯染打call!

从前有一条河,叫蓝河。

河上有一座桥,叫蓝桥。

一天,一个叫叶修的人路过这条河,觉得这座桥真不错,就把桥拆下来带回了自己家里。

这就是过河拆桥的故事。

没想到回家以后,这座桥变成一条龙。

一条蓝色的会闪闪发光的龙。

叶修觉得龙真好看,非常喜欢这条龙。

这就是叶公好龙的故事。

更没想到的是,这条龙还能变成人。

变成的还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武能剑指四方文能勤俭持家的全能美少年。

他和叶修日久生情,拜堂成亲,送入洞房。

然后十年过去了,他们有了九个孩子。

这就是龙生九子的故事。

叶蓝盆栽~
顺带两只打call蓝~
走过路过请投河河一票~

我们蓝河

有这么这么这么~好!

可以见到偶像和老公辣!

12345
©長歌當哭 | Powered by LOFTER